60多岁还在打打杀杀 百年黑帮组织快成老年俱乐部?

  来源:瞭望智库

  文 | 宋晓煜 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中国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

  日本向来以“安全”著称,尽管该国盘踞着世界著名黑帮组织——山口组,仍无损这一美誉。然而2019年4月以来,日本黑帮开始频频登上新闻头条,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和“神户山口组”之间发生多起持刀伤人、开枪袭击事件。对于这一连串的事件,人们一方面担心黑帮火拼危害到日本的治安;另一方面又不禁吐槽黑帮成员的老龄化。

 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和日本警察的戒严,2020年上半年,日本黑帮一度休战。可是5月30日,火拼的号角再次吹响,“神户山口组”旗下“池田组”的二号头目在冈山市被“六代目山口组”的干部枪击成重伤。到底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和“神户山口组”有着怎样的爱恨情仇黑帮在日本是怎样的存在?日本的社会治安是否正在逐步恶化?

  2019年的日本黑帮似乎不太消停,从4月起频频登上日本新闻头条。

  4月18日凌晨,“神户山口组”核心组织“山健组”的二号人物与则和(65岁)与2名女性从神户市的一家饭店出来后,突然被人用刀具捅成重伤。伤人者是“六代目山口组”核心组织“弘道会”成员吴光弘(56岁,韩国籍),吴光弘逃跑后仅仅过了一个小时,就向警方自首。

  8月21日傍晚,“弘道会”(“六代目山口组”)神户事务所前发生了一场枪击案,1名“弘道会”男性成员(51岁)身中数枪,被打成重伤。12月3日晚上,“神户山口组”二号头目——核心组织“山健组”组长中田浩司(60岁)因涉嫌杀人未遂、非法持刀被捕。警方怀疑中田浩司就是8月21日开枪袭击“弘道会”成员的元凶。

  2019年10月以来,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对“神户山口组”步步紧逼。

  10月10日下午,“山健组”(“神户山口组”) 2名40多岁的高层干部在神户市的事务所附近接受警方盘问时,忽然被伪装成杂志记者的丸山俊夫(68岁)开枪射杀。丸山俊夫是“弘道会”旗下成员,当场被警察逮捕。

  11月18日,“神户山口组”一名干部在熊本市被“六代目山口组”成员刺伤。19日,“六代目山口组”成员开车闯进“神户山口组”位于札幌市内的干部宅邸。

  11月27日傍晚,“神户山口组”旗下“三代目古川组”古川惠一总裁(59岁)在兵库县尼崎市连中数枪,送入医院后身亡。杀人者朝比奈久德(52岁)原系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干部,18年12月因触犯“门规”、沾手组织禁止的毒品买卖被逐出黑帮。警方怀疑朝比奈久徳被扫地出门只是假象。

  短短9个月间,六代目山口组与神户山口组愈战愈烈,颇有不死不休之势。两个名字都带有“山口组”的黑帮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渊源?

  1

  山口组到底怎么了?

  要讲清这个问题,首先得从山口组的历史讲起。

  山口组成立于1915年的兵库县神户市,初代组长名叫山口春吉(1881-1938年)。原本山口组只是神户黑帮大嶋组旗下的一个团体,后来势力不断壮大,到了山口春吉的长子山口登(1902-1942年)于1925年成为第二代组长时,山口组不再安于听命于大嶋组,转而与大嶋组频频对抗,1932年从大嶋组独立出来。

  1942年山口登死后,山口组有好几年未能定下第三代组长。直到1946年,田冈一雄(1913-1981年)成为第三代组长,当时山口组的组员仅剩下三十多人。不过,田冈一雄是位极有才干的黑帮老大,在他的带领下山口组迎来“中兴”,势力遍及日本30多个县(相当于中国的“省”),业务涉及港口、娱乐圈等,到了1980年,山口组已发展为总计1万1800多人的黑帮团体。也是在田冈一雄时期,其手下山本健一创建了山口组的下级组织“山健组”,备受田冈器重。

  1973年,电影《山口组三代目》上映,日本著名影星高仓健(1931-2014年)担纲主演,演绎了田冈一雄从少年成长为山口组干部(二代目时代)的过程,将其塑造为充满英雄色彩的形象。该电影以真实黑帮为题材、使用黑帮人物真名且黑帮头目尚在人世,一经上映就红极一时,不少观众怀着好奇心前去观影,看后表示深受感动。在今天看来,这类电影居然能够公开放映,简直不可想象。

日本东映公司出品电影《山口组三代目》日本东映公司出品电影《山口组三代目》

  1981-1982年,山口组组长田冈一雄和“山健组”组长山本健一相继因病身亡,山本广一度成为山口组的组长代理。然而田冈一雄遗孀田冈文子于1984年直接任命“山健组”派系的竹中正久为第四代山口组组长,竹中的上任自然遭到“山广组”的反对。“山广组”在竹中正久继任当月就脱离山口组,宣布成立“一和会”。

  1985年1月,“一和会”将竹中正久暗杀,因此遭到山口组的激烈报复,最终于1989年宣告解散。而“山健组”的第二代组长渡边芳则(1941-2012年)于1989年升任山口组第五代组长。

  换言之,从第三代到第五代山口组,“山健组”一直占据着核心地位。甚至曾有人言,“不在山健组就等于不在山口组”。

  然而第六代山口组组长却是来自山口组旗下组织“弘道会”的司忍(本名:筱田建市)。“弘道会”成立于1984年,大本营位于名古屋市,而“山口组”乃至“山健组”的大本营则位于神户市。原本神户市的黑帮头目们高高在上,如今却要听外来户的指挥,“山健组”的不甘可想而知。更何况“山健组”还受到了“弘道会”的打压。

  2005年3月,司忍将弘道会会长一职让给高山清司,同年7月就任山口组第六代组长。上任不过数月,司忍就因非法携带枪支罪被判入狱6年,就是在这一时期,高山清司名义上虽是二号人物,实际上却成为掌控山口组大权之人。

  高山清司性格非常强势。据日媒分析,高山清司一味偏重“弘道会”的利益,不仅利用山口组的声势为“弘道会”开路,还提高了山口组成员的会费缴纳额度。除此以外,逢年过节、组长过寿要奉上各种孝敬,每月还不得不从总部购买矿泉水和日用品等。倘若在过去,缴费增多尚可忍耐,然而自1992年日本《暴力团对策法》正式实施以来,日本黑帮的日子就不如以前好过了,会费增多成为许多黑帮成员“不可承受之重”。

  2011年,山口组第六代组长司忍刑满出狱。

  2014年,山口组二号人物高山清司因恐吓罪入狱服刑。以此为契机,2015年8月,“山健组”等成员脱离山口组,成立“神户山口组”;2017年4月,一些成员脱离“神户山口组”,成立“任侠山口组”;原本的山口组则被普遍称为“六代目山口组”

2018年山口组分布情况2018年山口组分布情况

  到了2019年,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和“神户山口组”的火拼突然频繁起来。

  据日媒分析,这一系列事件与“六代目山口组”二号人物有直接关联——高山清司即将出狱,各大黑帮都打算抢在他被释放之前火拼,有怨报怨、有仇报仇,尽可能抢占先机。日本警方认为,这位黑社会大佬重出江湖,将再次掀起一阵腥风血雨,因此一直在加强警戒。

  10月18日,“山口组”二号人物、现年72岁的高山清司刑满出狱,乘新干线前往名古屋,同“一把手”会面。

山口组“二把手”高山清司出狱山口组“二把手”高山清司出狱

  高山清司出狱以后,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对“神户山口组”的攻势明显加强。如前文所述,仅在2019年11月,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就对“神户山口组”高层干部发动了至少三场攻势。

  2

  黑帮在日本是怎样的存在?

  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和“神户山口组”势同水火,对此,日本警方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。

  2019年10月11日晚,兵库县警方紧急下令,限制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和“神户山口组”(“山健组”所属黑帮)双方共11处设施的使用,并出动180名警力包围双方总部。

  2019年11月1日,日本警方搜查了六代目山口组的核心组织——弘道会总部(名古屋市);11月4日上午,约80位日本警视厅搜查员列队进入位于神户市的“山口组”总部,进行时长约40分钟的搜查。理由是怀疑指定暴力团体“山口组”成员涉及特殊诈骗案件。

日本警视厅的约80位搜查员列队进入“山口组”总部日本警视厅的约80位搜查员列队进入“山口组”总部

  如果没有文字说明,光看图片,这架势还真看不出是警察办案,更像是集体参观。

  这是自2019年10月11日以来,“山口组”总部第二次被大批警察“光顾”。

  明明知道山口组的老巢在哪,警方只是一件一件地调查违法案件,而非全方位围剿,这其实与日本黑帮的特殊性有关。

  实际上,日本黑帮(所谓“暴力团体”)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。二战后,日本治安一度恶化,黑帮势力集结壮大,到了泡沫经济时代(1985-1991年),黑帮们轻轻松松就能捞取大笔钱财。

  在大阪北新地和东京银座等繁华地带,这些黑帮大佬挥金如土,豪车名表,派头十足。

  直到1992年3月,日本《暴力团对策法》正式实施,给日本黑帮造成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根据日本作家沟口敦的分析,《暴力团对策法》未对“暴力团”(黑帮)本身进行明文否定,致使日本黑帮成为合法的存在。

  同时,该法律加强了对黑帮的管制,把一些有组织、有前科的大型黑帮认定为“指定暴力团”。凡是被认定为“指定暴力团”的日本黑帮都会受到比普通黑帮更加严格的管制。

  截至2018年6月,日本共有24个“指定暴力团”,其中就有日本最大黑帮“山口组”。

日剧《我的老大,我的英雄》中的“黑帮”剧照日剧《我的老大,我的英雄》中的“黑帮”剧照

  自2004年以来,各都道府县相继出台《暴力团排除条例》。

  该条例的精髓在于,凡是与黑帮关系密切的人或团体都会遭到社会各方面的排斥,无法顺利开户、融资、租房、参与投标等。

  如此一来,黑帮成员的生活空间被进一步压缩,数量连年减少,一些黑帮甚至呈现出老龄化、贫困化的态势。

  近几年有些日本黑帮成员的被捕原因也令人大跌眼镜。

  2017年,“神户山口组”的2名干部因涉嫌盗窃被捕,据报道,二人年龄分别为52岁和59岁,在购物中心共计盗窃西瓜、大米等食品和日用品198件,总价值约合人民币5000元。

  2019年12月“山健组”组长中田浩司被捕一事也令人唏嘘。60岁的黑帮头目居然要亲自下场杀人,日本黑帮势力之衰退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3

  仍是“世界最安全国家之一”

  要是单从近期日本黑帮频频火拼的角度来评价日本的治安,似乎确实让人担忧。然而对比以往各种数据,日本的治安似乎并不糟糕。

  自2007年以来,英国经济学人信息社联合各研究机构对一百多个国家(2019年的报告书是对163个国家)的相关数据进行评分和排序,涉及凶杀案数量、入狱人数、警察数量、暴力犯罪、恐怖活动、军事支出、武器等,并于每年公布“全球和平指数”(Global Peace Index)。

  2007年到2019年,日本的和平指数排名一直稳居全球前十。

  对比13年间的排名,我们可以看出,日本整体上呈下滑趋势,特别是在2017年滑落至第10名,与爱尔兰并列。

  不过,即便是在2017年,在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(UNODC)制作的2017年《全球谋杀率地图》(Map of homicide in countries worldwide)上,我们可以直观地看到,日本的谋杀率其实很低。

  2017年全球谋杀率地图

(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制作)(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制作)

 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数据,2008年到2017年,日本每年的被谋杀人数整体上呈减少趋势,谋杀率更是于2017年降至0.2,即,每10万人中有0.2人死于谋杀。

  顺便说一句,中国的谋杀率也在持续降低,从2008年的1.1降至2017年的0.6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美国2008年的谋杀率为5.4,2017年的谋杀率为5.3。

  从全球范围来看,现在,日本仍然称得上“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”。

  为何这样一个黑帮合法的国家仍能维持长治久安?

  其一,这与日本的国民素质密切相关。

  一直以来,日本都给人以“国民素质较高”的印象。

  说“夜不闭户”还不至于,但“拾金不昧”在这个国家是常态。

  据东京警视厅统计,2018年,日本人在东京都共捡到大约38亿4千万日元现金(约合2.48亿元人民币),较2017年增长2.4%,其中约有28亿2千万日元成功返还给失主。

  其二,日本根据国内犯罪趋势的推移,陆续推出各种政策法规来预防,例如:

  2003年制定法律,禁止携带特殊开锁用具;

  2005年制定法律,要求手机实名制;

  2008年开设电信诈骗对策室;

  2013年针对跟踪狂、家暴等案件修改相关法律;

  2019年“京都动画”工作室被恶意纵火后,日本总务省消防厅宣布将加强管制汽油贩卖业务,消费者如果要用油桶装走汽油,需提供证件实名购买,并讲明购买原因;

  2020年1月7日,根据《暴力团对策法》,日本兵库县、爱知县、大阪府、京都府、岐阜县、三重县的公安委员会把处于对抗状态的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和“神户山口组”指定为“特定抗争指定暴力团”。也就是说,“六代目山口组”和“神户山口组”不能进入他们在上述6个府县警戒区域内的事务所,不能在警戒区域内聚集5人以上组员等,一旦违反,就会被警察逮捕。该限制措施每三个月更新一次,目前已更新两次,延长到2020年10月6日;

  等等。

  其三,从宏观上讲,日本警力增多是罪案减少的重要原因。

  2002年,日本刑事案件数量飙升至战后最高点,高达285万3739件。为了恢复社会治安状况,日本开始有计划地“扩招”警员。

  2001年到2017年,日本各都道府县警察数量总共增加了31811人(仅在2002-2007年间就增加了2万人)。2018年,日本在编警察共计296702人。

  相应地,根据2019年日本《警察白皮书》公布的数据,从2003年起,日本的刑事案件连年减少,2018年降至81万7338件,达到二战后最低点,比2017年减少9万7704件。

  可见,日本维系社会治安基于国民素质,以预防为主、打击为辅。

  然而,随着日本经济进入低迷期或者说“失落的三十年”,福利投入降低、发展动力不足给社会带来了不小的隐患,而超老龄化和贫富差距的加大,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滑坡可能随时激化矛盾、促成问题爆发。